公司凝聚了素质高、技能强、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,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,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。
当前位置: > 凯时kb88官网 >
凯时kb88官网
前新能源首富要回A?去年狂赚50亿,或续写一代硅王传奇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2-26 15:20 浏览量:
html模版前新能源首富要回A?去年狂赚50亿,或续写一代硅王传奇

本文来源:时代财经 作者:高文?

又跌了,2月11日,保利协鑫能源(03800.HK)以下跌3.91%报收2.46港元,跌破了2月9日的收盘价。

在2月9日晚,保利协鑫能源曾发布公告称,“董事会启动一项可行性研究,对在中国境内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可能性进行讨论和计划,包括上市方式、时间及任何发售计划。”显然,这一消息并没有被港股市场解读为利好。

自去年11月1日复牌至今 ,保利协鑫能源的股价已经跌去了1.14港元。

相对于同行,保利协鑫能源的市值目前为667亿港元(约合544亿元人民币),而通威股份(600438.SH)的市值为1706亿元、大全能源(688303.SH)是994亿元。

尽管颗粒硅技术一直被保利协鑫能源引以为豪,在2月11日回复时代财经采访时该公司也表示“确定以颗粒硅为战略核心”的发展战略,但是颗粒硅在行业中渗透率还不高的现实情况不能忽视。

行业渗透率有待提高

资料显示,保利协鑫能源的实际控制人是亿万富豪朱共山,也被称为“一代硅王”。

2009年,朱共山以97亿身家成胡润新能源富豪榜首富。2019年8月,朱共山获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1281名。

2021年4月,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发布,朱共山以38亿美元财富位列榜单第775位。

在朱共山的带领下,保利协鑫能源2007年11月在港股上市,成为协鑫集团旗下四大上市公司之一。

伴随着光伏行业2021年景气度的提升,保利协鑫能源也结束了连亏三年的窘境,去年归母净利润达50亿元。

对于业绩的“扭亏为盈”,保利协鑫能源认为主要得益于“颗粒硅利润优势已初步体现,在原材料工业硅及硅料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下,颗粒硅毛利率高于棒状硅毛利率约15个百分点以上”。

但是值得注意的是,保利协鑫能源2021年50亿元的业绩低于此前机构的预期,光大证券与西部证券对其2021年业绩预测分别是52.86亿元和56.91亿元。

“这或许有两个原因,一是颗粒硅在下游客户的应用推广还没有大规模展开,二是颗粒硅的产能受限。”2月11日,江苏某私募基金人士告诉时代财经,颗粒硅相较于传统的改良西门子法技术生产的棒状硅而言,还需要一个行业接受的过程,“下游硅片企业的接受程度、转换成本、应用效果等都是需要时间验证的。”

同日,保利协鑫能源在回复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,今年2月底该公司3万吨颗粒硅产能将达产,“下游已有11家单晶生产企业在使用,包括全部头部硅片企业,使用效果反馈十分积极。公司自身示范项目和部分客户,均已实现100%颗粒硅原生多晶硅料投放比例。”

西部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,到2022年末,保利协鑫能源的颗粒硅产能将达到26万吨,“颗粒硅产能规模的扩大助力公司具备规模优势,生产成本有望进一步降低,盈利能力有望逐步提升。”

集邦咨询表示,2022年,全国硅料有效产能预计为80万吨至86万吨,新增产能20万吨至30万吨,全年硅料供需将处于结构性紧平衡状态。

以此推算,即使保利协鑫能源的26万吨颗粒硅全部销售给下游硅片企业,其行业渗透率也仅为30%。

“即使达到26万吨产能,能否全部销售还是个问题,因为它的行业渗透率还不是很高。”上述江苏某私募基金人士告诉时代财经,此前颗粒硅存在氢跳、金属等问题,“目前是否能够达到太阳能硅料特级国标要求,还不是很清楚。”

在回复时代财经采访时,保利协鑫能源表示,公司通过投料方式、热场控制、气流控制、设备大型化、脱氢等工艺调整,已经化解了氢跳问题化解,不会干扰下游客户的生产,“金属方面,公司已采用比行业通行标准更严格的检查标准,金属杂质含量其实相对西门子更具优势。”

机构关注度还不够

有消息称,去年年底,高瓴资本入股保利协鑫能源,并拿下保利协鑫能源几乎一半份额的配售新股。按2.49港元/股配售价格计算,总计获得10亿股配售新股,合计出资约24.9亿港元。照此计算,高瓴获得保利协鑫能源接近4%的股权。

高瓴资本是看中了颗粒硅前景,还是赌对了回归A股的事情?一旦保利协鑫能源回A成功,A股将上演硅料龙头企业“神仙打架”的景象,高瓴资本也可能获得不菲的收益。

时代财经在采访中了解到,颗粒硅技术并非保利协鑫能源首创,美国的REC公司和MEMC公司此前均已经进行了规模化生产颗粒硅,但此后二者都经营不佳,各自所拥有的技术分别被协鑫和陕西天宏硅业获得。

目前,市场生产颗粒硅的企业并不多,依旧只有保利协鑫能源、陕西天宏硅业等几家。

国泰君安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,2020年采用硅西门子法生产出的棒状硅约占全国总产量的97.2%,预计未来仍将是主流生产工艺。

不过,保利协鑫能源表示,颗粒硅相对于西门子法有不少特点,包括“单位产能投资成本较西门子法降低30%以上;同等条件下综合生产成本预计降低30%左右;不会受到环境污染,品质更优;流动性好,可完美替代单晶复投料;更低的碳足迹”等。

不过,尽管有高瓴资本的入股,从目前券商的研究覆盖来看,保利协鑫能源被关注的还不够。

时代财经注意到,自去年至今,持续关注保利协鑫能源或者颗粒硅的卖方机构很少,仅有光大证券、西部证券、国泰君安证券、天风证券、浙商证券等几家。

最新的一份保利协鑫能源的研报出自西部证券,而这份《聚焦多晶硅业务,颗粒硅技术实现稳产??保利协鑫能源(03800.HK)首次覆盖报告》的时间还是去年12月21日的。

图片来源:西部证券研报截图

因此,在上述江苏私募基金人士看来,保利协鑫能源未来需要加大投资者关系管理,“多与卖方研究员、买方机构接触,加大路演与调研力度,让更多的投资者能够知道和了解颗粒硅。”

估值略有偏低

在保利协鑫能源的股吧,股民们对于其计划回归A股也是议论纷纷,有股民质疑,“不是不回A吗?”也有股民疑惑,“这是要大涨了?”

图片来源:保利协鑫能源股吧截图

尽管保利协鑫能源在2月9日晚披露了“在中国境内证券交易所上市”的可行性研究,但是保利协鑫能源在回复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,“公司董事会层面确定了以全体股东利益最大化原则为前提下,可以就公司A股上市的可能性进行讨论,会后公司会聘请相关中介机构开始论证可能的方案,关于上市地点和方式,需要根据中介机构出具方案,再由公司股东决定。”

2月10日,保利协鑫能源高开低走,以2.70港元开盘,最终报收2.56港元,涨幅仅为2.81%。2月11日更惨,保利协鑫能源直接以2.51港元低开,盘中震荡下跌,最终以下跌3.91%报收2.46港元,而这一价格已经跌破了2月9日2.49港元的收盘价,说明港股市场并没有把“计划回境内上市”的消息解读为利好。

实际上,与A股的同行们相比,保利协鑫能源的市值偏低,例如2月11日收盘,通威股份的市值为1706亿、大全能源是994亿,而保利协鑫能源仅有667亿港元(约合544亿人民币)。

西部证券给予保利协鑫能源2022年13倍PE的目标估值,对应目标价为4.45港元,首次覆盖给予“买入”评级。

某券商新能源行业研究员告诉时代财经,国内外的颗粒硅技术商业化运营历史不长,商业化前景有待观察,再加上港股因素,导致保利协鑫能源的估值略有偏低“通威股份的动态市盈率目前是22倍,大全能源是16倍,假设给予协鑫16倍估值,以去年50亿净利润计算,也有800亿市值,远高于目前667亿港元。”

2月11日,保利协鑫能源在回复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,港股估值相对A股较低。“公司也在积极调整沟通方式,增加公司透明度,增进资本市场互信,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国内资本市场关注,同时也希望依托国内市场实现更合理的估值。”

因此,保利协鑫能源回归A股,实现“A+H”两地上市也被视作进行价值重估、提高企业融资能力之举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